迷信只能用迷信来打败

微博微信上流传着一则鸡汤段子,大体是讲,一名老僧执意徒手打捞一只掉进水坑的蝎子,几番被蛰,仍不听劝,问之答曰「蜇人是蝎子的天性,而爱是我的天性,我怎么能因为蝎子有蜇人的天性就放弃我爱的天性呢?」

且不论他有否撑过猩红毒针的第十五发安达里士,从而激发小宇宙成为更接近神的人;也不管受到感动的蝎子有无解除诅咒,最终变回绝世美女就此随侍在侧;单就老僧没有随手从地上捡根木棍来完成这事看来,这老僧跟编这段子的人一样无脑。

但抨击鸡汤绝非作本文的出发点。我想借此引述的问题其实是:倘若似毒蝎这般天性凶残的存在是生态环境中必不可少且不以任何人主观意志为转移的,而你恰如老僧般笃信并奉行着为普世观念所认可的善,那么在劣币驱逐良币的战役中,是继续以卵击石磕破头,还是退避三舍藏其锋,抑或同流合污沆瀣之?又如果毒蝎恰是这生态环境本身呢?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认为这是一个道德问题。善与恶的对立是明确的,择其善者是符合社会长久运行所需的互惠原则的,这是教科书一般确凿标准且板上钉钉的答案。而选择相反的答案,则掉入了人性堕落的大阴沟,万劫不复,老师会不给小红花的。

最近的思考让我对这个问题的观念有所变革。诸君切莫先谴责我已堕入原力的黑暗面,请先听我陈述如下几则案例:

1)前些阵子看到知乎有人讨论:为什么小米手机要移除掉包括 Google Play 在内的 G 社原生套件?换作两年前,我可能也会抱着对 G 社的品牌认同和价值观崇拜,加入声讨(或至少是不屑)的阵营,鄙视此种过河拆桥的行为。但现在完全可以理解:G 社家的服务在本地化上的确不如国内某些竞品那样迎合国内用户需求,且(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速度缓慢频繁重置,还没有完备的国内落地运营资质,若东窗事发或将连累手机厂商。凡此种种,任意一条,都足以让决策者另觅替代品。这完全符合商业逻辑。倘若我是这位估值100亿美元公司的CEO,也绝不会为了顶喜欢的公司而拿自己的产品命脉做押注。还没有那种情怀和底气。

Continue reading ‘迷信只能用迷信来打败’

使用 Alfred Workflow 制作日文单词翻译器

Alfred 是  Mac 下一款强悍的系统增强工具,可以快速启动+搜索本地和网络任意内容。购买其付费版本的 Power Pack 还能启用 Workflow 功能,使用一门常用的脚本开发语言就能编写自己的工作流来实现各种有趣的插件。(这里有国人收集的很多现成的 Workflow 插件下载)

Screen Shot 2014 03 27 at 6 47 15 PM

今天心血来潮花了17英镑购买了 license,搜刮了几个自己可能用到的脚本,顺便研究了下如何进行 Alfred 脚本编写。只需简单的 PHP 就能完成一个 workflow。

这里以编写一个 Alfred 里的日文单词翻译器为例,简单介绍下流程。

基本原理:获取用户在 Alfred 内输入的内容(日文单词) -> POST 到百度云提供的翻译 API 获取翻译结果 -> 解析结果 -> 调用 Alfred Workflow 的方法输出成 Alfred 格式。

完成之后的效果是这样的:

Screen Shot 2014 03 27 at 7 07 24 PM

Continue reading ‘使用 Alfred Workflow 制作日文单词翻译器’

让用户「说一套,做一套」

人性复杂,但需求无出马斯洛,欲念难逃七宗罪。于是最近做产品过程中,我考虑任何细节都尽量为深层次的、人性级别需要而设计。抓住要害,犹如站在风口——君子生非易,好风凭借力——事半功倍。

同时,人又痛恨自己被他人看穿,所以某些功能不宜直白抛出,而需兜转包装,以用户能接受的方式让其买单。

刚电话跟 @Plidezus 聊「食色」APP的推广。究竟怎这样一款目前是美食相机+照片社区的产品,如何撬动用户的心智,找到自己的口碑/传播点呢?美食照片?菜谱应用里有大量色香味俱佳的商业摄影。商铺聚合?数据量远不如点评。好奇闲逛?杀时间的方法多如牛毛。既然这样,用户为什么来用你呢?

在我看来,相机类工具之所以成为市场保有量大的刚需产品,本质上满足人自我炫耀的需求。在拍照的基础功能之上加入滤镜、PS、动图、分享,更是强化和拓宽了这种炫耀。作为一款专攻美食的相机,自然也一样。当一盘食物横陈眼前,拍与不拍,怎么去拍,加什么滤镜,写什么注释,分享给谁,艾特到谁,在这一连串动作的背后,无非是想向众人表明:我就是这个品位的人。潜台词:欢迎志趣相投的朋友前来勾搭,至于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您请边儿凉快去。

说到底,以相机形态满足的炫耀需求,和以社区形态满足的归属感需求,最终服务于破除用户的寂寞感。一旦想清楚这个人群最深层次的需求,那么任何产品功能的定夺和优先级排序都变得章可循:给参与者充分展示自我的机会(包括个性定制的权利,和争取更多曝光的平台)并提供交流互动的方法(包括最初勾搭的理由、维持长期联系的手段)。

所以美食相机社区,名义上可以是「吃货的聚集地 / 发现身边感兴趣的事物 / 将优质菜品推荐给可能感兴趣的人 /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Whatever,但实际上是「以晒吃的名义展示自我,勾搭旁人」。用一个高大上的体面理由,来掩盖其背后所希望达成的目标,小至策划一款产品,大到策动一场战争,牛逼的人总能将这一套玩得如鱼得水。

「撩菜撩汤」APP也一样。榜单功能上线后,深层次看,解决了用户「发现高质量帅哥美女,并能被更多人发现」的需求,说直白一点狠一点就是:提升勾结潜在炮友机会。但这样的目的显然在朋友圈里难以启齿。于是我们为上榜用户提供了奖品,包括高大上的香水、手包、苹果产品等。虽然并非全都是价格不菲的奖品,但这样一来,用户发朋友圈拉票就有了堂而皇之的理由:我好喜欢这一期XX奖品,快来给我投票吧——其实很可能奖品并不重要(抽到算赚到),上榜本身已足够荣耀。

前两天同人于野的一条微博或许很好地解释了掩藏动机的这一方法:「我看#纸牌屋#讲了一个政客撒谎的技术。比如事实是A。A一旦公开对你的打击是致命的,所以你要用一个高明的谎言B来掩盖。但是你不要直接告诉公众B。你要把B设计成是一个有一定难言之隐,你不愿意公开的事情。然后你告诉公众一个不怎么高明的谎言C,并留下B的线索。记者们将会自己发现B并宣布胜利。」当然说的比我们上文谈到的策略更为复杂(上文只动用了A、B;涉及到双方对垒博弈就需要尽可能放更多的烟雾弹,于是会有C、D、E…兵不厌诈)。

结论:

  • 抓本质,想清楚目标受众真正要的是什么。
  • 满足他们的七宗罪,同时给他们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自欺欺人,「说一套,做一套」。

分享一些我的抽象思维模型及方法论(一)

饱经风霜的长者,时常会劝解不谙世事的新人,喏,这个世界的真理前人已阐发过无数遍,其实就是这样简单。而新人们呢,非得几个跟头摔成长者,才能真正领会个中奥义,从而绵延传承,拿简单真理继续贻害下一代。

就连驰骋金界睥睨环宇的商业大亨如格雷厄姆、洛克菲勒,也会貌似谦逊地建议络绎而来的取经者:去读经典,去读死人流传下来的书吧!这个世界得以流传至今的,无不是被前人验证过的。它们并不复杂。它们始终如一。

这个世界最美妙的东西,根本形式上无不是简单的。数学公式,建筑结构,商业模型,生物机理,当然还包括苹果的产品。只有故弄玄虚妄图借信息不对等谋取不义之财之人,才渴望将浑水搅和得极复杂极难解。

现在微博微信上的职场鸡汤体,时常灌输新人们:职业生涯XX年内,必须形成自己分析判断的模型体系和做事的方法论。于是我尝试将一直以来经历和思考的复杂构件,抽象成简朴的不成熟的个人思考模型,并不断扩充案例库及突破模型的局限性,指导自己的工作,也对外输出价值观,贻害更多不善用独立思考的人。

一、人类社会一切活动所需的资源,根源自时间、空间或由上述二者生发出的第五维度的度量衡

任何事物的推进,所需要消耗的资源,不是凭空而来。石油天然气是重要的工业资源,依靠亿万年地壳变动和沉积反应,这是以时间为交换;船只往来海量吞吐的巨型港口形成象群效应,依靠吞吐量和仓储力,这是以空间为交换;你们班土豪打的上下课、调戏女同学、雇保姆请家教贿赂老师买通校长,最后高考一塌糊涂却去了美国最好的学校,这是拿他爹花费时间和空间赚来银子做的交换。

这里的“时间、空间或由上述二者生发出的第五维度的度量衡”,除了金钱,也有无穷种表现形式,可以是积分、是绩点、是卡路里、是HP、是小宇宙是查克拉是同步率是波动之杀意…似乎任何实体或填充人为定义的衡量任何领域的标准,都可以通过花费时间或空间来换得。

也有例外,比如埃及神话中自己生出自己的太阳神Ra。当然还有一些不切实际的转换,比如从硅基里蹦出碳基的美猴王,炼金界的亘古大忽悠贤者之石等。这些都不在我这模型的讨论范畴之列。

这个蛋疼的模型对现实生活工作有什么指导价值呢?以我所在的互联网圈为例,虚拟游戏是目前盈利能力公认最强的方向之一(一切产业归根到底都是娱乐业)。一个匠(sang)心(xin)独(bing)运(kuang)的策划,如何让玩家心甘情愿地沉浸在游戏中久久不能自拔,从而拉升游戏的活跃度和收入呢?

Continue reading ‘分享一些我的抽象思维模型及方法论(一)’

[开源项目]基于新浪SAE的《炉石传说》微信卡牌查询器

《炉石传说:魔兽英雄传》是暴雪娱乐开发的首款休闲卡牌游戏,在魔兽的世界观基础上吸纳借鉴了万智牌的玩法思路,并加入了卡牌商店、冶炼铸造、PVP对战、竞技场/天梯系统,并已于1月24日全球同步公测。时值春节期间,宅在家休养的小伙伴中发展出了好几枚炉石玩家,闲来对战,不亦乐乎。

作为十年前就跳入日本集换式卡牌《游戏王》这个无底大坑的IT死宅,此前我曾使用新浪的应用托管服务(Sina App Engine,SAE)+PHP 开发过微信上的游戏王卡牌查询器,其目前已自然积累了近 5000 粉丝,每日活跃查询数百次。在去年年底网易内测炉石传说期间,我第一时间搞到了内测码,并在小玩几把之后为其迷醉,遂通宵一晚在游戏王微信卡查的基础上,新开发了一套微信上的炉石传说卡牌查询器。

微信搜索账号:myhearthstone,或查找公众号“炉石传说卡牌游戏”即可关注体验。(顺便说一下,游戏王那个的微信账号是ourocg)

现本人将这套炉石传说微信卡牌查询器的源码托管至 Github 予诸君分享。项目地址: https://github.com/xdash/Hearth-Stone-Cards-DB-for-Wechat

在此简单对目录结构和使用到的 SAE 服务做番介绍。

Continue reading ‘[开源项目]基于新浪SAE的《炉石传说》微信卡牌查询器’

Mac 下安装 Python 图像处理模块 Pillow

学习用 Python 写日常辅助小工具。参阅教程,原打算使用 PIL 库作为图片处理模块,但发现该库已停止维护两年,开源社区普遍推荐 fork 版的 Pillow。要说 Mac 虽自带 Python,但对安装 Python 的库却繁复折腾,捣鼓了半天,最后还是靠大神丢过来的 Quora 链接顺藤摸瓜搞定了 Pillow。

记录分享如下:

1、使用 pip 安装 Python 库。pip 是 Python 的包管理工具,安装后就可以直接在命令行一站式地安装/管理各种库了(pip 文档)。

$ wget http://pypi.python.org/packages/source/p/pip/pip-0.7.2.tar.gz

$ tar xzf pip-0.7.2.tar.gz

$ cd pip-0.7.2

$ python setup.py install

2、使用 pip 下载获取 Pillow

$ pip install pillow

3、安装过程中命令行出现错误提示:”error: command ‘clang’ failed with exit status 1”。上网查阅,发现需要通过 Xcode 更新 Command Line Tool。于是打开 Xcode->Preferences->Downloads-Components选项卡。咦?竟然没了 Command Line Tools。再查,发现 Xcode 5 以上现在需要用命令行安装:

$ xcode-select —install

系统会弹出安装命令行工具的提示,点击安装即可。

此时再 pip install pillow,就安装成功了。

pip freeze 命令查看已经安装的 Python 包,Pillow 已经乖乖躺那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