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9

我信春哥 我得永生

昨天从新浪围脖上看到两个网址:xinchunge.comxinzengge.com。凭借着小学时候打下的扎实的拼音基础和对英文字符的敏感,我大致猜到了两个网址对应的内容,只是没想到,人气竟旺盛得让人咂舌,难怪春哥的人人网主页在最近学生期中考试扎堆期间封锁了用户留言,让人膜拜无门。春哥教的信徒实在太多了。

在舍友的怂恿下,我试着点击了页面右下角神兽旁边的按钮,给春哥上了一柱香。在完成了这个极其蛋疼的举动后,我关闭Chrome,进入宿舍联机Dota时间。

一又四分之三炷香的时间过去,所有人还浸淫在godlike完虐电脑的杀气中。奇迹开始陆续发生。首当其冲的竟然是,获得了来自淘宝的一份口头offer,约定在大三暑假(也就是明年七月)去淘宝实习,抛来橄榄枝的正是《正在爆发的互联网革命》的作者之一,淘江湖的负责人马梁老师。其后,又意外发现近几周被学校给墙掉的校内电视湖南卫视恢复播放,终于能看最爱的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了( — — )。联想最近几天打Dota嗑药般突破性的神勇表现,以及奖学金,我不得不开始怀疑人生,动摇世界观了——莫非信春哥真的不挂科,信春哥真能得永生?

Continue reading ‘我信春哥 我得永生’

淘宝开放平台:巨系统的最终战场

# 这篇文章是应淘宝McGeek这丫的邀请,参与淘宝开放平台博客大赛的一篇文章。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文同时发表于 XDash Weblog同步控

淘宝开放平台:巨系统的最终战场

最近从一位互联网产品经理的博客中学到一个词——“巨系统”。最初意指钱学森同志把系统分为的两大类别(简单系统和巨系统)之一,在巨系统中又分为简单巨系统和复杂巨系统。

人体是一个巨系统。从最初大气中的有机元素,如氢、碳、氮、氧、硫、磷等,经过自然界各种能源(闪电、紫外线、宇宙线、火山喷发等等)的作用,合成有机分子,继而形成生物单体、生物聚合体,直至进化出具有独立意识的人类。人体约有60万亿个细胞,在它们的协同作业、新陈代谢中,生命的车轮滚滚向前。

与之相关的,人类社会是一个巨系统,生态环境是一个巨系统,浩瀚宇宙是一个巨系统——很难想象若干年后随着科学的发展,会否得出结论,看似微不足道的中子原子夸克,实质也是深不可测的巨系统?

巨系统的概念拓展到网络,自然会与联想到产品谱系长、用户基数大、互动频繁,以及天文数字级的数据处理。很显然,在国内,阿里巴巴公司就是这样一个复杂的巨系统。

Continue reading ‘淘宝开放平台:巨系统的最终战场’

淘江湖:BNS方兴未艾

淘江湖

近期零碎地通过网络与线下渠道接触到了阿里巴巴公司,也有幸获邀成为淘江湖的兼职运营人员。一直以来对阿里的关注停留在阿里的企业文化、“六脉神剑”的体系搭建UED的碳酸饮料八卦会、开放平台和大淘宝战略的推进。两个月前因为接下这个工作而开始体验淘江湖。零零总总整理了一些BUG/建议发送给了开发人员。

总的说来淘江湖经过近几个月的大力运营和系统升级,已经初具BNS(Business Networking Services)雏形。当开放平台声称要让所有的商务APP都“Powered by Taobao”时,淘江湖也野心勃勃地誓将价值所在定位在“Live in Taobao”。然而淘江湖探寻BNS前路的旅程毕竟漫长。尽管尽管国外将SNS的商业助推功能作为2010六大发展趋势之一,国内也有人人网的陈一舟表示SNS网站和电子商务结合是必然趋势,但在国内用户刚刚熟悉并认同网络购物、SNS在国内被当做WebGame的代名词时,如何将SNS的作用与从用户口袋里圈钱妥善结合,还是值得探寻的过程。

至少就我目前一个用户的角度看来,淘江湖还有一些不尽人意的细节,有待提高:

1.设计风格

众所周知,淘宝的UED团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顶尖团队。然而在专业学设计的人眼中,淘宝的网站做得绝不能算是亮眼美观。UED团队成员来我校进行讲座时,也曾无奈宣称,尽管他们很想对页面进行大刀阔斧的修改,但长久以来用户的使用习惯左右着每一个细节的更迭。哪怕一个小小的修正都有可能招致若干用户的投诉,理由可以概括为“强行改变用户习惯”,或者说,“让我们用着不顺手了”。

作为后来者,淘江湖的设计风格尽管摆脱了国内SNS千篇一律抄袭Facebook的魔咒(可以看出是自己写的底层架构),然而在设计上仍未有令人眼前一亮之处,与淘宝主站颇为和谐,其喧嚣的氛围有点类似菜市场的感觉。

Continue reading ‘淘江湖:BNS方兴未艾’

本博客相关资源整理汇总

lite

花时间翻阅了一年多来的博客文章,挑选出一些比较具有价值的,整理出一个专门的博客资源汇总页面。整理中深切感受到,写博客的确不仅是一个被动接受WordPress高频率版本更新的过程,更是一个主动推进思维体系成熟和知识结构整理的过程。

我整理出的相关资源:

http://www.fanbing.net/resources

Life is a Matrix,maybe not

如果不是学校食堂的伙食如此难以下咽,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其实我们都存在于一个巨大的Matrix梦境里。

昨天班里同学嗅探到我的博客这里,试图从我累积的文字中寻觅一些对于目前就读院系的看法。遗憾的是她们空手而归。在这里我不谈政治,不商国是,也不涉及关于目前学院现状的丝毫高见。

当你刻意或无意回避一个话题时,可能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哀大莫过于心死,既然心已死,便只能选择性失忆。一是与常人见解不同,无需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只要秉持自己所坚守的信条即可,至于别人是否在意则完全不纳入自己考量的范围。换言之,无视他人的意见,只管自己默默上路,哪怕前途风雨兼程。

从大一开始,这个设计学院里诸多不甘寂寞的学生就开始对急功近利的学院和领导发起了质疑和冲击。遗憾的是我们始终只是作为体制人存在,遵循体制中的规则,受到体制的限制和束缚,缺少话语权、决策权,无法凭借自己所掌握的资源和影响力自下而上地推翻任何或许并不完美的机制,建立自己的乌托邦。

Continue reading ‘Life is a Matrix,maybe not’

疯狂烂尾楼的团队哲学

昨晚观看了1997拍摄的科幻电影《异次元杀阵》(CUBE,又译作《心慌方》、《立方体》)。最初以为是与《SAW》一个类型的惊悚悬疑片,某心理变态吃饱撑着的暴发户,借策划一系列杀人陷阱,报复仇家,报复社会。看后才知,又是一个祸起萧墙玉石俱焚的故事,掺杂着讽刺,反思,哲理,隐喻,比SAW略胜一筹在深刻。

CUBE2

(图片:《CUBE2》)

豆瓣的影评精彩纷呈,无论是人类社会进化模型说科层制度说,抑或人性五行说,都点评得在情在理,自圆其说。我的思想还没达到那么高境界,无法将剧情上升到人类社会的演进或是博大精深的文化领域,只结合近期读书与活动的感受,谈一些《异次元杀阵》与团队管理之间的联系。

Continue reading ‘疯狂烂尾楼的团队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