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August, 2010

37Signals 团队的轻量级应用作品们

# 最近在看 @Plidezus 推荐的 Getting Real (在线版)豆瓣页面)。近期同步控也将关注焦点延伸到了轻量级的在线应用领域,并且我也实际试用了几款 37Signals 的产品,非常贴合他们倡导的 Getting Real 的理念。摘录原书中他们自我介绍的几款工具。大家可以试用下。

(BTW,我在创新院看到一哥们给自己定义的一堆 Tags Cloud 里,就有 Getting Real,还有不折腾会死。。)

Basecamp 把项目管理作为首要问题。Basecamp提供了消息板,待办事宜,简单调度,协同写作,文件共享。 而不是甘特图,炫丽的曲线图,和繁重的电子表格。目前,成千上万的人同意这是一种更好的方式。来自Salon.com的Farhad anjoo说:“Basecamp代表了Web软件的未来。”

Campfire 提供了业务模式下的简单群聊方式。实时持久的群聊对于业务来说非常重要。传统的实时聊天对于快速的一对一模式很有效。但是对于3个或者更多的人同时聊天来说异常痛苦。Campfire解决了此问题和其他相关问题。

Backpack 是一种替代那些玄乎,复杂,“通过25个步骤管理人生”之类的个人信息管理系统的产品。Backpack在页面,笔记,待办事宜,电话和电子邮件通知上的 简单尝试,在受“statis-quo-itie”折磨的一类产品中,是一个独具匠心的创意。Wall Street Journal的Thomas Weber说它是同类产品中最出众的。 New York Times 的 David Pogue说它是一个“非常酷”的组织工具。

Continue reading ’37Signals 团队的轻量级应用作品们’

IT菜鸟魔都育成计划(十):实习感触与生活变化

郎咸平在吉林大学演讲时强调大学生的每一天生活都要注意积累。我很庆幸自己在两年前开始选择做有价值的事,一年前开始系统地进行阅读和知识整理(这要感谢 Google、豆瓣、黑莓和一众同步工具),姑且算是一种有意识的积累过程。

目前虽然头脑里乱七八糟装的不少东西依然不成体系需要梳理,但已隐约觉得实习工作正在慢慢将我从“不知道自己知道”带上“知道自己知道”的台阶。

(注:这一说法来自大一入学时学长描述的大学生活四阶段:大一“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二“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三“不知道自己知道”,大四“知道自己知道”。)

最近项目进入攻坚阶段,加班是家常便饭,晚间和周末愈发珍贵,可用于阅读和思考的时间相应减少。枕边堆着不少书却仍排在待读的队列中,包括亚马逊买来的《独唱团》至今都没有拆封。

博客更新频率降低,写博时间压缩,文字倾向于短句,也懒得写完反复审查和修改了。

有限的时间和经历也让我开始重新审视 GTD 随需而变而非一成不变的重要性,目前的打算是学习掌握高效的工作方式和读书方式,平衡二者之间的节奏。(想到威尔史密斯《当幸福来敲门》6个月实习期那段)

Continue reading ‘IT菜鸟魔都育成计划(十):实习感触与生活变化’

问正确的问题

同样是提问,有的质量高,有的质量次,并非完全取决于提问者本身的知识背景,更在于提问者是否具有独立思考的意识和深入研究的决心。

好的提问,善于抓住事物的本质,基本上在提出问题的那一刻,答案就已经呼之欲出。最近 CBNWeekly 一篇文章提出这样的观点:不要去问“人能不能像鸟一样在天上飞”,而是要问“如何将向前的速度转化为向上的升力”。我以为然。

问正确的问题并非易事。一个机械地套公式的方法是连续追问为什么,抽丝剥茧,层层深入。正如这篇《独立思考着的思考模型系列1:如何科学地思考》开头的例子。

什么是愚蠢的提问呢?就是被问者可以用“自己去百度查”这样的句式打发你,而你连拍脑门直呼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呢。因此,不妨在问题出口前,先试着用这样的回答审问自己。节省下的是两个人的时间。

即便有必要向他人提问,也应当提供完整详尽的相关信息。“为什么我的电脑很卡”这样的问题,如果放在智力问答节目的翻牌抢答环节,我会从不下十种角度去回答可能的原因,为了赢得一座奖杯。但如果只是普通的网友提问,个中头绪很可能剪不断理还乱,最终结果就是干脆置之不理。

一轮问答之后,自私的提问者只关心自己的问题是否得到了回答,而明智的提问者则将举一反三的思考与收获同时带给了两个人。

《上班这点事 20100814:网络产品专员》

喜爱的节目+熟悉的行业+认识的选手……这期节目看点颇多,看完后我也笑破肚皮+获益匪浅。沈精兵你败在太把自己当成个咖了。其实最后一个环节如果能平心静气谦逊低调的话,这金饭碗你就捧走了对不。

其他三个选手都有硬伤:为人处世、专业背景、自我定位……但不可否认,精兵童鞋你在第一个环节彻底暴露了淫荡凶残的本性,看你把路上的MM吓得。

Continue reading ‘《上班这点事 20100814:网络产品专员》’

思维的诅咒

“知识的诅咒”这一说法,最近读到于《让创意更有黏性》一书,最早由斯坦福大学的伊丽莎白·牛顿通过实验提出,此人随后也因此研究获得心理学博士学位。“知识的诅咒”,说的是一旦某人掌握了知识A,那么他很难从一个“无知(知识A)者”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无法理解和估计“无知者”的想法。

这一观点近似于庄子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不同之处在于,它似乎更应当被翻译作“子乃鱼,安知非鱼者焉知鱼之乐?”

举几个例子。喜欢汪峰、白桦的八零后歌迷,无法理某些解九零后为什么如此痴迷“东方神起”以至于甘愿为了“哥哥们”而“献身”;使用 Google Groups 进行知识管理的用户,无法理解百度贴吧对某些游戏玩家而言是多么地解蛋疼;去过世博的朋友,无法理解为什么现在还有大波大波的人争相去烈日下扎堆等待三四个小时,就为了进中国馆看8分钟的人造和谐短片;依然打着光棍的宅男,无法理解刚跟女友分手的帅哥即将孤单面对七夕情人节的寂寞(虽然此时二人的 isAccompany 属性都是 false);吃到葡萄的既得利益者,无法理解底层群众渴望共同奔小康的“酸葡萄心理”……对了,手里握着 iPhone 4 还嫌天线信号不好想要讨个说法的家伙们,你们无法理解我此刻我若能入手一部,该是怎样激动到拜春哥。

当“知识的诅咒”作用于一个共同协作、由不同专业人士构成的项目团队,那么它便很容易表现为“思维的诅咒”。所有人按照自己的专业基础和知识构成来思考,对同一个问题折射出多个角度的理解。

Continue reading ‘思维的诅咒’

伟大的Web应用所需的7条核心原则

  • 只提供用户所需
  • 让初学者尽快转变为中级用户
  • 尽可能地预防错误,如出错也应友善处理
  • 精简和优化交互与任务流程,让最复杂的软件清晰易懂
  • 为支持特定行为而设计
  • 持续地改进和优化我们的流程与程序
  • 忽略用户的某些需求,坚信自己的理想和洞察力

——《Designing the Ob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