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October, 2010

更高维度的蝼蚁

某日与一正在美利坚留学的女同学交流,提及生活满足感的话题,她不禁唏嘘大洋彼岸虽有着丰富的物质条件,却始终无法带来精神上的幸福与满足。精神空虚似乎成了恐怖主义阴霾和金融危机风暴席卷之后,当下全美民众的普遍情绪。

若时间往前倒退五年,我可能会欣慰地评断,瞧,腐朽的资本主义难掩颓势,人类社会的终极形态发展趋势如洪流般不可阻挡,并最终将在这片东方文明古国的热土上率先实现。这也正中了某些人,某些课的下怀。

如果柯南中的缩小药 APTX-4869 在现实中研制出来,我甘当小白鼠,以缩小后的身躯重返中学校园。一来往日头疼的课程可以游刃有余,未卜先知,成绩优异;二来渴望好奇地窥探某些课程如今是怎样巧妙地“与时俱进”,同时又能坚守换汤不换药的底线。

Continue reading ‘更高维度的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