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March, 2014

使用 Alfred Workflow 制作日文单词翻译器

Alfred 是  Mac 下一款强悍的系统增强工具,可以快速启动+搜索本地和网络任意内容。购买其付费版本的 Power Pack 还能启用 Workflow 功能,使用一门常用的脚本开发语言就能编写自己的工作流来实现各种有趣的插件。(这里有国人收集的很多现成的 Workflow 插件下载)

Screen Shot 2014 03 27 at 6 47 15 PM

今天心血来潮花了17英镑购买了 license,搜刮了几个自己可能用到的脚本,顺便研究了下如何进行 Alfred 脚本编写。只需简单的 PHP 就能完成一个 workflow。

这里以编写一个 Alfred 里的日文单词翻译器为例,简单介绍下流程。

基本原理:获取用户在 Alfred 内输入的内容(日文单词) -> POST 到百度云提供的翻译 API 获取翻译结果 -> 解析结果 -> 调用 Alfred Workflow 的方法输出成 Alfred 格式。

完成之后的效果是这样的:

Screen Shot 2014 03 27 at 7 07 24 PM

Continue reading ‘使用 Alfred Workflow 制作日文单词翻译器’

让用户「说一套,做一套」

人性复杂,但需求无出马斯洛,欲念难逃七宗罪。于是最近做产品过程中,我考虑任何细节都尽量为深层次的、人性级别需要而设计。抓住要害,犹如站在风口——君子生非易,好风凭借力——事半功倍。

同时,人又痛恨自己被他人看穿,所以某些功能不宜直白抛出,而需兜转包装,以用户能接受的方式让其买单。

刚电话跟 @Plidezus 聊「食色」APP的推广。究竟怎这样一款目前是美食相机+照片社区的产品,如何撬动用户的心智,找到自己的口碑/传播点呢?美食照片?菜谱应用里有大量色香味俱佳的商业摄影。商铺聚合?数据量远不如点评。好奇闲逛?杀时间的方法多如牛毛。既然这样,用户为什么来用你呢?

在我看来,相机类工具之所以成为市场保有量大的刚需产品,本质上满足人自我炫耀的需求。在拍照的基础功能之上加入滤镜、PS、动图、分享,更是强化和拓宽了这种炫耀。作为一款专攻美食的相机,自然也一样。当一盘食物横陈眼前,拍与不拍,怎么去拍,加什么滤镜,写什么注释,分享给谁,艾特到谁,在这一连串动作的背后,无非是想向众人表明:我就是这个品位的人。潜台词:欢迎志趣相投的朋友前来勾搭,至于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您请边儿凉快去。

说到底,以相机形态满足的炫耀需求,和以社区形态满足的归属感需求,最终服务于破除用户的寂寞感。一旦想清楚这个人群最深层次的需求,那么任何产品功能的定夺和优先级排序都变得章可循:给参与者充分展示自我的机会(包括个性定制的权利,和争取更多曝光的平台)并提供交流互动的方法(包括最初勾搭的理由、维持长期联系的手段)。

所以美食相机社区,名义上可以是「吃货的聚集地 / 发现身边感兴趣的事物 / 将优质菜品推荐给可能感兴趣的人 /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Whatever,但实际上是「以晒吃的名义展示自我,勾搭旁人」。用一个高大上的体面理由,来掩盖其背后所希望达成的目标,小至策划一款产品,大到策动一场战争,牛逼的人总能将这一套玩得如鱼得水。

「撩菜撩汤」APP也一样。榜单功能上线后,深层次看,解决了用户「发现高质量帅哥美女,并能被更多人发现」的需求,说直白一点狠一点就是:提升勾结潜在炮友机会。但这样的目的显然在朋友圈里难以启齿。于是我们为上榜用户提供了奖品,包括高大上的香水、手包、苹果产品等。虽然并非全都是价格不菲的奖品,但这样一来,用户发朋友圈拉票就有了堂而皇之的理由:我好喜欢这一期XX奖品,快来给我投票吧——其实很可能奖品并不重要(抽到算赚到),上榜本身已足够荣耀。

前两天同人于野的一条微博或许很好地解释了掩藏动机的这一方法:「我看#纸牌屋#讲了一个政客撒谎的技术。比如事实是A。A一旦公开对你的打击是致命的,所以你要用一个高明的谎言B来掩盖。但是你不要直接告诉公众B。你要把B设计成是一个有一定难言之隐,你不愿意公开的事情。然后你告诉公众一个不怎么高明的谎言C,并留下B的线索。记者们将会自己发现B并宣布胜利。」当然说的比我们上文谈到的策略更为复杂(上文只动用了A、B;涉及到双方对垒博弈就需要尽可能放更多的烟雾弹,于是会有C、D、E…兵不厌诈)。

结论:

  • 抓本质,想清楚目标受众真正要的是什么。
  • 满足他们的七宗罪,同时给他们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自欺欺人,「说一套,做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