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只能用迷信来打败

微博微信上流传着一则鸡汤段子,大体是讲,一名老僧执意徒手打捞一只掉进水坑的蝎子,几番被蛰,仍不听劝,问之答曰「蜇人是蝎子的天性,而爱是我的天性,我怎么能因为蝎子有蜇人的天性就放弃我爱的天性呢?」

且不论他有否撑过猩红毒针的第十五发安达里士,从而激发小宇宙成为更接近神的人;也不管受到感动的蝎子有无解除诅咒,最终变回绝世美女就此随侍在侧;单就老僧没有随手从地上捡根木棍来完成这事看来,这老僧跟编这段子的人一样无脑。

但抨击鸡汤绝非作本文的出发点。我想借此引述的问题其实是:倘若似毒蝎这般天性凶残的存在是生态环境中必不可少且不以任何人主观意志为转移的,而你恰如老僧般笃信并奉行着为普世观念所认可的善,那么在劣币驱逐良币的战役中,是继续以卵击石磕破头,还是退避三舍藏其锋,抑或同流合污沆瀣之?又如果毒蝎恰是这生态环境本身呢?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认为这是一个道德问题。善与恶的对立是明确的,择其善者是符合社会长久运行所需的互惠原则的,这是教科书一般确凿标准且板上钉钉的答案。而选择相反的答案,则掉入了人性堕落的大阴沟,万劫不复,老师会不给小红花的。

最近的思考让我对这个问题的观念有所变革。诸君切莫先谴责我已堕入原力的黑暗面,请先听我陈述如下几则案例:

1)前些阵子看到知乎有人讨论:为什么小米手机要移除掉包括 Google Play 在内的 G 社原生套件?换作两年前,我可能也会抱着对 G 社的品牌认同和价值观崇拜,加入声讨(或至少是不屑)的阵营,鄙视此种过河拆桥的行为。但现在完全可以理解:G 社家的服务在本地化上的确不如国内某些竞品那样迎合国内用户需求,且(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速度缓慢频繁重置,还没有完备的国内落地运营资质,若东窗事发或将连累手机厂商。凡此种种,任意一条,都足以让决策者另觅替代品。这完全符合商业逻辑。倘若我是这位估值100亿美元公司的CEO,也绝不会为了顶喜欢的公司而拿自己的产品命脉做押注。还没有那种情怀和底气。

于是本例中,面对的毒蝎是自己固有的价值观念,这观念可能源于受大众文化影响,可能源于社交压力,也可能源于自己的无意识。变通的方法是放下,勿执,权衡利弊,use your head.

2)参与的公司的两个项目,一是高大上的云存储,一是接地气的移动社交。前者似现金焚化炉,一度被寄予厚望,投入无数,而产出寥寥,国内的竞争对手巨头们早已祭出盗版资源、爱情动作片等杀器开始角逐,仍无一盈利,而广大天朝屌丝用户反被惯坏,变本加厉地诉求于不那么上台面的 features,却从不愿付费,其 critical 程度让人觉得自己提供了免费服务反而还是欠了他们的。后者则是钞票印刷机,即使身为 PM 的我对目前的 UI、交互、部分功能逻辑都羞赧难当,但架不住一波波屌丝用户竞相涌入,如获至宝,似乎只要能让他们不断看到美女图,任何产品瑕疵都无关紧要,他们会拍着手掌把你奉入云端——一个直接的对比是,前者因为开始收费政策和主攻海外,而惨遭恶评如潮,而后者每天都会收获来自 App Store 的用户自发五星评赞,即便是没有进行任何引导或奖励。

也因为如此,我此前才生发出「人的一生最好遇到两个人,一个温柔了岁月,一个惊艳了时光。产品经理的一生最好做出两个产品,一个陶冶了极客,一个卖座了城乡」这样的感叹。

在本例中,面对的毒蝎是一心想要追求「优秀」的偏执,而所谓的优秀却仅是个人审美意趣下一厢情愿的产物,或许高高在上不着边际,未经过市场检验,也永远不可能让用户买单。变通的方法是双管齐下,既追求理想,也不舍弃面包,双轨并行,各行其是(你可能需要为此专门注册一家新公司)。

3)最近的案例是昨天在地铁上翻了两页前些年很火的「正能量」一书,发现通篇充斥逻辑谬误、言语误导、炒作之痕,逗比程度堪比日本那个「只有水知道」。一件出发点好的事物,如果故意用错误的方式来表达(或者没能力用恰当的方式)以求得最广泛的支持和理解,那就不是作者和出版商智商问题,是道德问题。但转念一想,我们做大众的互联网产品(尤其是游戏),不也是在利用民众的无知、懒惰和信息不对等赚钱么。于是世界观再次在崩塌中重构。

7亿网民,9亿农民,国人不及一半的互联网普及率,以及日渐老龄化的人口构成,所有数据指向一个事实——小白用户最好骗,得屌丝者得天下。这个问题我不打算放大说开去,如果硬扯可以一直扯到统治者的统治策略。改变不了用户,就只能改变产品,于是创新能力+抄袭速度 remix 一些歪门邪道+魑魅魍魉,就能造就新时期的卡位巨头,我不说,你也懂。但 It just sells。用户好奇了,关注了,买账了,上钩了,成为 DAU/ARPU 里的一个数字,钱则是实打实地进了没节操的产品团队口袋。

这样真的合适吗?利用人性的弱点来赚钱,而这一切若无助于社会进步、信息流动、知识传播、资源共享,甚至有时候会加重民众的「愚昧」,那这样的钱该赚不该赚?我现阶段的想法是,既然举世皆浊,则不必卫道士般地追求独清,「迷信只能被迷信打败」,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地积累起第一桶金,才有日后追寻理想霸唱天下的资本。「吃饱肚子才有力气减肥」,屌丝们的钱包是一块高地,你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去占领。

第三只毒蝎的毒剂之猛,作用之久,非一朝一夕能够招架,以至于目前这个观点需待我三年后来查验,看是否又有加深感悟,抑或幡然悔悟。

最后,以上一切问题的终极答案,归结于我们内心深处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岁月静好,留待时日。

3 Responses to “迷信只能用迷信来打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