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Diary' Category

我的 2015 年,不算总结的总结

有一件事令我感到沮丧:我发现自己对文字的欲望正在消亡。

在此之前,每逢年末,我都能洋洋洒洒地挥就一篇自我总结,悉数得失,笑侃成败(比如文末原文链接那篇 2013 年的总结)。而今年,我一度甚至连提笔的兴趣都没有。要不是惯性使然,恐怕今天这篇也就一闪念停更。

造成这局面的大概有几点原因:第一,写书这件事掏空了我;第二,我已无需向外界证明我很能写;第三,文字只是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副产品,而我早已找到了认识和改造世界性价比更高的方式。

至于写书本身,原本也只是我人生 todo list 上的一件 nice to have 的项目,预期仅限付梓上市,能卖出几本根本无所谓。谁曾想第一次出手就成为畅销书,登上了豆瓣年度榜单。在带来可见和潜在收益的同时,最大的价值是为我验证了几件事:

1)当我完全掌握某件事物的控制权时,结果往往不会太差,这大概是因为不够完美的东西我根本就不会放出来;

2)当你并不在意某件事物的意义却受大众影响不得不去争取时,不妨干脆一股脑地喂给自己过量,直至彻底失去对这件事的兴趣,于是你就能确定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从而将生命中不值得留恋的东西排除在视野之外,把精力专注在真正重要的那些美好的领域;

3)活在当下,任何时候最大化地享受当时当地能够体验的生命历程。比如中学就应该翘课打架早恋罚站,大学就应当红尘作伴潇潇洒洒,很遗憾当年的我始终在父母老师既定的轨道上运转,许多年后发现在这片土地上自我实现的途径不止一种时再也回不去。人生有太多无法调头的追悔,我也不确定这辈子能不能再写出一本畅销书,所以尽管并不特别喜欢「站街来卖」,还是进行了非常多场签售、演讲、访谈、培训,总算知道是这其中究竟怎么玩的。没准这番经验在会成为 dots to be connected,至少在以后有人对你吹嘘时,你可以告诉他,screw you,这些都是我早就玩烂的。
Continue reading ‘我的 2015 年,不算总结的总结’

锁住时间

最近两个月已经和即将要发生太多事。有人说人生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在转折点。但当你努力过后,剩下的也便只能交托给运气。这是一种竭尽全力后的无力感,自信满满地坐以待毙。天时地利人和,一个都少不了。遵从命运的碾压。讽刺吧,我竟然提及了命运二字。这究竟意味着成熟还是变老。

端午小长假追完了 JOJO 第三部星尘斗士。一直觉得大 BOSS 迪奥的替身能力是最强的,暂停时间,任你辗转腾挪上下翻飞,在我的能力面前也只能岿然不动束手就擒,一种天下万物皆备于我的自傲。百无聊赖中又复习了第六部,发现白蛇的替身能力才更可怕,加速时间的流逝,在指针扇叶般的扫动下,一切不确定的未来都得以提前到来,让你将一切看得通透;如果加速足够快,还有可能开启地球文明的新纪元,所有遗憾唏嘘都能在另一个时空里重新来过。但现在静下心来再想,还是一直以来认为的时光倒流能力最牛逼啊。它并非凌驾于自由意志之上,没有强权,也无需追悔,只有它对重来一次的万物是最公平的,一切还能是自然而然从心而发。大概每一个有过人生级懊悔往事的人都会喜欢这能力吧。

这三天憋在屋里哪里都没去。从某个时间起,我发现自己属于传说中的少睡人群,每天只需要四小时睡眠,就能快速充电,精神百倍,投入繁重的工作。我将之视作自然的馈赠,视作我的替身能力,殊不知某种损耗大概正在前路上潜滋暗长,迟早要还。又从某个时间起,我的时间从24小时制变成了12小时制,几乎没有了昼夜轮班的概念,无论醒着睡着都能感到心脏跳着,脑子转着。这让我误以为生命的长度延长了一倍,而宽度或许也将增加一倍。

这样的体质让我喜欢黑夜。最喜欢的虚构角色也总是在皎洁的月光下顶着一副正邪不明的假面,怪盗基德,黑暗骑士。至于善恶是否存在交接,有没有清晰对立面,这两年是愈发模糊了。你一直坚守秉持的,可能在某一刻瞬间坍塌;你所深信不疑的,也可能是缸中脑的致命幻象。毁三观,再重塑三观,打破,重构,拼接破碎,重组完满,于是你有了一颗强心脏,却也不再那么容易信任。去年。今年。此去经年。

有时候在想我们这么努力地追寻的所谓生命意义究竟为何,而不可避免的柴米油盐世俗纷乱究竟是生活的主旋律,还是调味剂。你冲锋陷阵浴血征战,你以一当百万夫莫敌,名垂青史也好,名噪一时也罢,或者只是在网络上出名个三五分钟,这些重要么。常常会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躺在草坪上观望天上的浮云,才是人生的终极形态,其他一切皆可抛却。这样的念头从未离开过我。

你可以让自己的言行规范像精密运行的钟表,却无法要求世间的相遇重逢是严丝合缝的齿轮。你的身价可以用庸常的货币尺度来计量,但百年之后仍难逃一抔沙一粒尘的终点。雄浑的金字塔镇守着千年以前的信誓旦旦,谁知道王家长眠谷下的英灵们是否正以游客的姿态重新踏上那片曾经深爱的沃土,寻回了上古时代遗失的诺言呢?总之底比斯冥冥之中召唤着,此生必去一次。

明天起又要开始战斗。一切紧锣密鼓顺水推舟地进行着。我会大声喧嚷,我会微笑招手,我会让代表我的那一串数字升上去。

然而,我并不在乎这些。

The Man in the Arena

“It is not the critic who counts; not the man who points out how the strong man stumbles, or where the doer of deeds could have done them better. The credit belongs to the man who is actually in the arena, whose face is marred by dust and sweat and blood; who strives valiantly; who errs, who comes short again and again, because there is no effort without error and shortcoming; but who does actually strive to do the deeds; who knows great enthusiasms, the great devotions; who spends himself in a worthy cause; who at the best knows in the end the triumph of high achievement, and who at the worst, if he fails, at least fails while daring greatly, so that his place shall never be with those cold and timid souls who neither know victory nor defeat.”

–Theodore Roosevelt

宁奏入阵曲,不弄咏叹调

阿里上市这天,相识二十载的好友完成了人生的私有化。入夜的橱窗,清晨的操场,那些一起挥汗一起疯狂的日子,自此之后便不再续。临别的时候,他感谢我特地从上海赶回来。我说,这算什么,老子可是为你特意退掉了去北京的机票。那晚,新人目送下渐行渐远的,还有我青春年少的几分之一片段,那些曾经交错的日子。一首西城的 Seasons In The Sun 在被窝里听哭了。

我由衷佩服那些敢于对青春痛下杀手的同龄人。在最好的年华相遇,在最好的年华相恋,又在最好的年华铸成地老天荒。但似乎并不嫉妒。就当是眼高手低吧。总有些人值得等,总有些事值得赌。在我看来,惨胜如败。不想太快将人生套牢,仍然在尝试各种可能性。想获得大部分人获得不了的成绩,就要做大部分人不会去做的事情。

远行没有目的,距离不是问题。十几个小时后将飞赴一段新的旅程。不做计划,印象中的几趟说走就走向来船到桥直逢凶化吉。旅行,写书,拜访,做自己拿手的事情,顺便还有人赞助一笔不菲的路费,对于坐惯格子间的人而言,听上去简直像在做梦。但的确就这么发生了,甚至不期而至得险些让人手足无措。倘若等万事俱备才选择出发,恐怕世间许多奇险诡谲的探索都只能停留在构思。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于是就上路吧。

我甚至在考虑下一站,下下一站,下下下一站,总之有生之年去一趟穷困偏远的地区支教一段,或是到战火纷飞的国家死里逃生一回。也想尝试一下倘若不给我电脑和网络,能否以另一种方式自立于这个世界,杀伐决断,而不必曳尾于涂。但,最终一定是要杀回来的。

宁奏入阵曲,不弄咏叹调。

六月读书笔记,《贫穷的本质》等

1.《贫穷的本质(Poor Economics: A Radical Rethinking of the Way to Fight Global Poverty)》,作者:Abhijit V.Banerjee、Esther Duflo,中信出版社,2013-4

推荐度:★★★★

这是一群被形容为「有时懒惰、有时上进、有时高尚、有时鬼祟、有时愤怒、有时顺从、有时无助、有时自强」的底层民众(鲁迅笔下「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小人物或是他们最鲜活的面孔),他们占全球总人口的1/7,每天的收入不足0.99美元,甚至难于维持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但对他们而言,最可怕的是,贫穷并不仅仅意味着缺钱,更会使人丧失挖掘自身潜力。作者从以下几个层面阐述了贫穷形成并循环的动因:

  • 贫穷使人无法维持最基本的生存及劳动需要。过少的能量摄入使体力劳动也仅能勉强维持,更罔谈智力劳动。因此穷人只能从事低端繁重且报酬微薄的工作。这是我们通常最容易理解的原因。
  • 由于收入微薄,因此日常开销主要用于满足生活必需品的支出,鲜少有结余。即便有结余,也因为生活朝不保夕,而花费在「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及时行乐中,而非用于投资未来。因此生活充满不确定性,也无法抵御大的风险及变故。
  • 上述的及时行乐渠道,通常由规则制定者负责提供。最常见的娱乐消遣是收看电视,于是统治者通过电视节目灌输安于现状的思想,使得穷人意淫自己生活在虚假的繁荣中,并且周围人同样如此,继而逐渐麻木,斗志消亡(某档国内几十年如一日的准点节目大抵就起这样的作用)。
  • 在资本回报率远高于人力回报率的今天,收入低微意味着少了通向更多投资机会的access,这扇大门压根就不向你打开。于是即便再吃苦耐劳的穷人也只能做点小买卖、赶不上大生意,只能做实业、无法玩资本,不可能出现暴富。
  • 慈善机构对穷人的捐助往往是免费的,于是丝毫不用付出的穷人不懂得珍惜这一切,索性出现了拿避孕套吹气球、用蚊帐当毛巾的用法。
  • 普通人的生活中许多选择已经默认内化到常规节奏中,如拧开水龙头就有相对干净的自来水、达到特定年龄就要接受学校教育等,就是这么不知不觉且顺理成章。而穷人在这些方面没有保障,需要极强的信息获取及意志控制力,精打细算,承担更多责任,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而人的一生无时不刻不在面临选择,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穷人显然在这样一场题量大且知识储备严重不足的选择题考试中毫无胜算。
  • ……

在这一系列因素的作用下,脱离贫困泥潭的一切努力都显得那样乏力。读完本书,连我都深感绝望。这根基绝非依靠救援拨款可以撼动,穷者恒穷在当今时代背景下只会被进一步放大。网络有文寒门再难出贵子,并非杜撰。转念再想,端坐井底死守一隅天空,是否就不幸福呢?或许也未尽然。无知也是一种幸福,让欲望不会无止境扩张,更加容易获得满足。No offense.

2.《<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美] 威廉·E.布隆代尔,华夏出版社,2006-1

推荐度:★★★

据说是很多新闻传媒类专业的推荐书。作者威廉·E.布隆代尔,系《华尔街日报》的资深头版撰稿人,曾获得迈克·博格新闻奖、莱伊霍华德公共服务奖以及美国报纸编辑协会颁发的无期限特稿作品杰出写作奖。本书前身是 WSJ 内部培训讲座。即便如此,读下来并未觉得酣畅淋漓或醍醐灌顶,无非一些常规写法的窍门,比如用细节打动民众、增强材料之间的横向纵向联系,以及用大开脑洞的方式让你的稿子显得纵横捭阖、与众不同。同类书我还是更推荐约瑟夫·休格曼的《文案训练手册》,来自广告行业的业界良心。

3.《十亿美金的教训》,林军 唐宏梅,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5

推荐度:★★★★

这书成于三年前,这个周期对互联网和快消品行业而言已足以天变地异。案例虽老,但都是经典。在野蛮黑森林里没有什么 too big to fall 的救赎规则,即便曾经风光无限也可能最终马失前蹄永久葬送。失败的可能性有无数种,或是始终悬停于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或是被人偶然射中阿喀琉斯之踵而全然不觉。成功学不值一提,黑暗前传能为人打打鸡血,唯有解读前人的失败才能镜鉴。春秋笔法,对某些大佬的措辞明显有所收敛忌惮。也难怪,人家现在东山再起好歹也市值百亿了。

4.《用地图看懂世界经济》,何月华 译,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后浪出版公司,2014-3

推荐度:★★★

喜欢图解及速读的日本人出的快餐书,不要指望带来对世界经济问题的任何深入见解,权当以图像化的视角来将问题摆在地图上给你看,以方便在电视新闻里提到欧债危机、美元贬值时,头脑里迅速形成概念。

5.《知日:这次彻底了解日本 1》,苏静 主编,中信出版社,2014-4

推荐度:★★★

知日出的系列文章结集成册,本次为卷一,主要围绕日本历史及政治演化,少量提到商业及当代文化。打了这么多年拳皇,第一次知道三神器——草薙剑、八尺琼勾玉、八尺镜在历代天皇统治下的流转顺序,也终于明白了「神风突击队」的「神风」而自出典何处,真是有够八卦。

整个六月,上半月浸淫于在职研第一学期考试的抱佛脚,下半月则奔忙于公司产品陆续发布的节奏中,加之新启动的一项计划,读书数量开始放缓。但产出并未减少,尤其是文字量。只是还需稍加时日,敬请期待。

TMT投资的两个「时间机器」理论

盛大投资部/行业研究部老友聚餐。席间现任北极光创投副总裁的 Tony Wu(江湖人称峰哥)提出了关于 TMT 行业投资的两个「时间机器」理论,值得玩味:

时间机器其一,也是几乎众所周知的,美国的互联网发展领先中国五到八年,因此新兴的模式在引入并推广普及至国内时,会有一定的时间窗口。充分利用这段时间进行创业和投资的布局,瞄准下一个风口,押宝正确,将可能成就一番大业。这是地域上的时间机器,在此影响下国内一众创业公司成为了「硅谷同步助手」。关于这个时间机器,软银的孙正义也阐述过。

时间机器其二,一级市场的消息传导到二级市场有迟滞。作为每日关注 TMT 领域的科技人,对 IPO 公司的了解和追逐先于大众。很多时候如果破发或是上市后波动强烈,导致信心不足继而减持,很可能错过二级市场买单接盘的时点。所以如果真的出于价值投资的理念,真心看好一家公司,那么就耐心守望吧。这便是交易市场的时间机器。

See through the future.多么迷人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