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常工具箱

// 这是一篇为利器提供的稿件,分享了部分我日常使用趁手的软硬件工具。

介绍一下你自己和所做的工作。

我叫范冰,网名 XDash,88 年生人。北京乐游星空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二次元动漫项目「高能贩」产品总监。曾任职盛大创新院,担任「WiFi 万能钥匙」产品经理。中国最早的个人站长及共享软件开发者,科技博客「同步控」创始人,业余是自由设计师、开发者和网络营销机构顾问。

整个从业经历中,我在产品经理、市场公关、项目管理等方面均有涉猎,加之个人对编程开发的兴趣、艺术设计的本科专业和金融投资的研究生学习,让我对互联网创业项目的开展有了多元的理解和经验。

基于上述经历、兴趣和工作的需要,我花了一年时间撰写了《增长黑客》一书。我试图在书中将个人整理的国内外 growth hacking 的精彩案例资料与个人的实操经验相结合与大家分享。希望能对大家的创业有所帮助。现在书已经卖了 1 个月了,也登上了亚马逊营销新书 Top 1,连续加印了两次。

你都在使用哪些硬件?

电脑是老款 MacBook Pro(Mid 2011),平板是 iPad mini 3 和 Nexus 7,手机一部 iPhone 5s 一部小米 4,坐飞机会带 Kindle,旅行背索尼微单 A5000,回家用小米盒子+投影仪解决看片娱乐需求,另外还有压箱底的 PSV 和 3DSLL 各一。

软件呢?

OS X 上画原型用 Axure,写代码和提交用 Coda+svnX,设计用 PS+Sketch,写文本用 Mou+Evernote+Pages,阅读器是 Reeder+Pocket,简单的常规化机械化的查询任务用 Alfred+自己写的脚本,跟网络各种服务打通用 IFTTT。

另外重点推荐两个小众产品:白噪音应用 Noizio 让你在静心写东西时仿佛独自置身雨夜窗棂,平心静气;系统增强工具 duet 让你的 iPad 在跟 Mac 相连后成为其第二块延伸的屏幕,方便处理很多事情(那派头有点像程序员或者华尔街证券分析师)。

iPhone 上装了两百多个 app,主要作为各种日常信息的获取和处理,最常用的是 todo list 应用 Clear(可以跟 Mac 版同步,可惜没有官方安卓版)。最近百度外卖用得勤,还有个叫 Biscuit 的英文单词本非常不错,支持多端同步+语音朗读+导出到 Evernote,我逢人都会安利。

iPad 主要作为消费工具,以看为主,比如各种新闻、订阅、邮件、漫画、视频。多看阅读和百度网盘用得比较勤,另外在外等人闲极无聊时会拿来打炉石传说。

Android 设备因为比较开放自由,可以装很多有的没的,除了上面平台能做的事外,还有比较多的(盗版)漫画资源,以及可以玩 PSP 模拟器。

当然,还要推荐自己团队开发的二次元社区——高能贩,已支持 iPhone 和 Android。

你最理想的工作环境是什么?

最近刚好新居装修看得比较多。对现在的我而言,「极简」和「极繁」两个极端我都很喜欢。

「极简」比如北欧家居风格或者原研哉那种日系,纯白为主,素雅干净,东西越少越好(我会有不定期发作的整理强迫症),最好是想搬家时随时拎包走人都不会有任何牵绊。在这样的环境中你能完全释放创作的欲望,不被不必要的事物干扰思维。

「极繁」则仰赖一定的经济实力,比如我希望我未来的工作室能像科幻电影里超级英雄的武器库,摆放各类酷炫的 gadgets,以及动漫模型手办人像。当然还必须有整面墙的书柜。

你平时获得工作灵感的方式有哪些?

闲暇假日,如果不想出城就会去逛小众书店、艺术园区或者有意思的商业区。想背包旅行了会一个人去往陌生的城市。压力大的时候最喜欢去海边或江边。

能获得灵感的音乐主要是电子乐,比如中田康孝的作品(Liar Game 的原声大爱)。电子与其他音乐流派的结合也很感兴趣,如:电子+古典的陈美的小提琴(由于小时候学过小提琴,对它的音色尤其依恋),或者电子+爵士 / 蓝调 / 摇滚。另外最近在听「Dubai Chill Lounge」的三张专辑,就是你在高档酒店大堂会听到的那种背景音乐,很典雅。

读书喜欢刻意去翻自己不擅长领域的入门书或者「无用」的书来看。有时候灵感的激发恰是来自陌生。电影我一般不用来找灵感,纯粹放松。

推荐一件生活中的利器给大家。

家用投影仪吧,体积小视域广,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最近喜欢用来打风暴英雄的时候看综艺节目,或者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看探索频道纪录片,以及股票信息。

锁住时间

最近两个月已经和即将要发生太多事。有人说人生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在转折点。但当你努力过后,剩下的也便只能交托给运气。这是一种竭尽全力后的无力感,自信满满地坐以待毙。天时地利人和,一个都少不了。遵从命运的碾压。讽刺吧,我竟然提及了命运二字。这究竟意味着成熟还是变老。

端午小长假追完了 JOJO 第三部星尘斗士。一直觉得大 BOSS 迪奥的替身能力是最强的,暂停时间,任你辗转腾挪上下翻飞,在我的能力面前也只能岿然不动束手就擒,一种天下万物皆备于我的自傲。百无聊赖中又复习了第六部,发现白蛇的替身能力才更可怕,加速时间的流逝,在指针扇叶般的扫动下,一切不确定的未来都得以提前到来,让你将一切看得通透;如果加速足够快,还有可能开启地球文明的新纪元,所有遗憾唏嘘都能在另一个时空里重新来过。但现在静下心来再想,还是一直以来认为的时光倒流能力最牛逼啊。它并非凌驾于自由意志之上,没有强权,也无需追悔,只有它对重来一次的万物是最公平的,一切还能是自然而然从心而发。大概每一个有过人生级懊悔往事的人都会喜欢这能力吧。

这三天憋在屋里哪里都没去。从某个时间起,我发现自己属于传说中的少睡人群,每天只需要四小时睡眠,就能快速充电,精神百倍,投入繁重的工作。我将之视作自然的馈赠,视作我的替身能力,殊不知某种损耗大概正在前路上潜滋暗长,迟早要还。又从某个时间起,我的时间从24小时制变成了12小时制,几乎没有了昼夜轮班的概念,无论醒着睡着都能感到心脏跳着,脑子转着。这让我误以为生命的长度延长了一倍,而宽度或许也将增加一倍。

这样的体质让我喜欢黑夜。最喜欢的虚构角色也总是在皎洁的月光下顶着一副正邪不明的假面,怪盗基德,黑暗骑士。至于善恶是否存在交接,有没有清晰对立面,这两年是愈发模糊了。你一直坚守秉持的,可能在某一刻瞬间坍塌;你所深信不疑的,也可能是缸中脑的致命幻象。毁三观,再重塑三观,打破,重构,拼接破碎,重组完满,于是你有了一颗强心脏,却也不再那么容易信任。去年。今年。此去经年。

有时候在想我们这么努力地追寻的所谓生命意义究竟为何,而不可避免的柴米油盐世俗纷乱究竟是生活的主旋律,还是调味剂。你冲锋陷阵浴血征战,你以一当百万夫莫敌,名垂青史也好,名噪一时也罢,或者只是在网络上出名个三五分钟,这些重要么。常常会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躺在草坪上观望天上的浮云,才是人生的终极形态,其他一切皆可抛却。这样的念头从未离开过我。

你可以让自己的言行规范像精密运行的钟表,却无法要求世间的相遇重逢是严丝合缝的齿轮。你的身价可以用庸常的货币尺度来计量,但百年之后仍难逃一抔沙一粒尘的终点。雄浑的金字塔镇守着千年以前的信誓旦旦,谁知道王家长眠谷下的英灵们是否正以游客的姿态重新踏上那片曾经深爱的沃土,寻回了上古时代遗失的诺言呢?总之底比斯冥冥之中召唤着,此生必去一次。

明天起又要开始战斗。一切紧锣密鼓顺水推舟地进行着。我会大声喧嚷,我会微笑招手,我会让代表我的那一串数字升上去。

然而,我并不在乎这些。

《增长黑客》自序

每一篇温热的文字都在试图找到与它锦瑟和鸣的人。正如演员喜爱以征服话剧舞台而非登上大荧幕作为演艺生涯的至高荣耀,认真码字儿的人也绝不甘于只将思想停留在键盘下的冷酷字节——倘若能够结集付梓,墨香幽然,大抵是为此生幸事。因此当出版社的编辑偶然通过简书找上门来邀请时,对写一本书这件事,我是欣然应允的。它在我此生想要体验的事物的排期上,恰好早有一席之地,只不过机会降临竟是如此不期而至。

为什么要以“增长黑客”作为本书的主题呢?

一方面,书写是为了更好地思考。执笔之际,我正在创业,偶然了解到“增长黑客”这个全新的概念正在硅谷迅速蔓延。在原子世界,传统的商业触角是以解决消费者的空间半径为指导的,而在比特世界里,以电脑和手机为载体的现代商业模型正在摧毁空间价值,直抵时间半径,抹平信息不对等带来的时空阻隔,以零边际成本的摧枯拉朽之势来消解过去靠“烧钱”获取和维持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竞争优势。这其中必将大有可为,尤其是对囊中羞涩但以技术见长的互联网初创团队而言。这也是身为创业者的我所迫切需求的。因此我将写这本书视作一种检测自我学习成果的阶段性副产品,而非目的本身。我不是什么创业导师、布道官或自媒体大V,如果您从这本书里提取到有价值的信息,那是我的荣幸,这证明我的付出是有价值的。

另一方面,作为一枚产品经理,写书大概是除了做互联网产品之外,另一件从无到有创生全新事物的有趣体验。它能满足我完全的控制欲,因此也能验证一些在别人的平台上无法完成的想法。当然,对比在国内出书微薄的稿酬收入与不成比例的精力付出,借写作本书之契机,更让我兴奋的是能与形形色色的聪明人交流,交换彼此的人生轨迹,畅聊事业的起落浮沉。它让我认识到这个世界上的确有许多天资聪颖境遇优越的人,却比你我更加努力。这比任何金钱物质上的回报更加吸引我。

“每一个绝世无双的好作品都是以无比寂寞的勤奋为前提,要么是血,要么是汗,要么是大把曼妙的青春时光。”最近读到的这句话击中了我。我并不敢自诩这本书是旷世佳作,但它的确凝聚着我的无比用心。从2014年6月签署出版协议,到如今正式面世,足足折腾了一年时间,耗费了我人生中宝贵的400个小时。这一年,从炎夏写到寒冬,从魔都写到帝都,每一个加班过后疲惫不堪却又必须振作起来赶稿的子夜,每一场草长莺飞春光曼妙却俨然无暇漫步游弋的周末,它都是我甜蜜的噩梦,一边吞噬着我的每一颗脑细胞,一边让我怀揣着满腔期待去走完这段遥遥无期。在此期间,全书的筋骨脉络还经过了一次重大的调整重构,这才勉强达到了我自认为拿得出手的状态,来回耽误了不少时间,感谢出版社编辑官杨大人的不杀之恩。

在写书过程中,最难的部分无疑是资料的收集。这既是因为“增长黑客”本身在全球也是个相对较新的概念,缺乏丰富权威且有通用指导意义的素材,为此我几乎买遍了美国亚马逊上所有相关的书籍资料,才从它们那里勉强挤出一些值得参考的干货来(嗨,我会告诉你它们中大部分还没有我一个章节提供的信息量多么)。同时,“增长黑客”本身就寓意着某些不为人知或者不足为外人道的“黑科技”、“小手腕”、“月之暗面”,并不是每家团队都有充分的理由和动机来无偿分享,这反倒会泄露一些商业机密。于是很遗憾地,出现在本书中的内容自然先经过了一层严密的“自我审核”,隐去了某些不适于公然出现的章节,希望您能理解。如果觉得书中有某些地方语焉不详,希望深入探讨,嗯,私下约我好了。

对了,另一件让我引以为豪的事是,成功地邀请到了一票互联网大佬站台吆喝。这其中既有硅谷的顶尖投资人、“病毒营销”的发明者,又有一线VC的合伙人、互联网巨头的负责人以及诸多知名创业家。在此必须要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信任,毕竟与他们相比,我籍籍无名,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写书,没有任何品牌背书和知名度可言。借此机会还要感谢一路以来带我入行、提携我、帮助我的各路朋友,知遇之恩没齿难忘,他们其中的一些也出现在了本书的推荐语阵容中。

最后友情提醒:创业没有银弹。这不是一本告诉你如何不劳而获坐收渔利的葵花宝典,也没有人能代替你主动思考。任何“增长黑客”都无法挽回一个无药可救的垃圾产品。我只不过在抛砖引玉,而我所说的也可能是错的。

——范冰 2015年5月28日 于北京

「看脸约会应用」Tinder的增长黑客探索之路

c5e46568-e0e3-431d-84b0-38e216f832ff

在韩剧《来自星星的你》热播之际,曾有网友吐槽:如果将剧中男主角都教授的扮演者替换成葛优,让女主角千颂伊让位给凤姐,这部剧还会有这么多人看吗?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颜值”高低对于人们结识和接受他人的影响力究竟占据多大比重?“以貌取人”究竟靠谱不靠谱?

研究结果恐怕会让人唏嘘。哈佛大学心理学家艾米丽·库格斯迪(Emily Cogsdill)领导的一项研究表明,儿童从3岁起就已经能通过一个人的相貌来判断对方的性格特征,例如个人能力和诚信度,并且不同儿童的判断结果惊人地一致。康纳尔大学的科研人员通过展示32名20多岁的白人照片做试验发现,人们只要看静态照片,就能较为准确地辨别出谁是罪犯,尽管备选照片里的人物全都面容平和。甚至有进化心理学家表示,在不同的社会中,一个地方的病菌和寄生虫越多,那里的人们就越以貌取人,因为在择偶时避开感染过疾病的人是很重要的。

美国的一款社交约会应用Tinder正是顺应了这样的用户心理。它主打“看脸配对”,一上来用户除了看到其他参与用户的照片之外,完全看不到其他的个人详细资料。你唯一要做的就是通过“看脸”来决定对方“是不是你的菜”。如果对方给你的第一印象良好,有与其结识的兴趣,可以将照片向右滑动,代表你“喜欢(like)”;如果对方给你印象平平甚至令人作呕,则可以向左滑动,让其“消失(nope)”。一旦双方互相标记为“喜欢”,就可以彼此发起会话,并查看对方进一步的信息,逐步建立其更深入的互动往来。用户越常用Tinder,获得潜在约会机会的可能性越大。

在美国传统约会网站Match和OkCupid大行其道的形势下,Tinder仍然成功崛起于移动端,在推出两个月内就推荐匹配了超过100万对用户,获得了3500万次喜欢与否的评价,维持着65%的日活跃度。截止2014年底,Tinder上5000万用户平均每天使用约90分钟,产生10亿次照片展示和1400万次配对,成为了名符其实的“外貌协会”首选应用。

Continue reading “「看脸约会应用」Tinder的增长黑客探索之路”

职场社交巨头 LinkedIn 的用户激活秘诀

// 本文是我正在编写中的新书的章节段落试读。如果您在读后对该主题感兴趣,欢迎关注作者的微博:@XDash 、微信:ifanbing 、网站:http://www.fanbing.net。未经许可不得转载。继续收案例中,欢迎自荐和推荐。

LinkedIn(领英)是国际知名的职场社交服务,正式上线于 2003 年。它致力于为职场活动提供更方便的交流社区的理念,让不少具有前瞻性的公司职员、媒体人和猎头看到了它的潜力,成为了早期的种子用户。遗憾的是,起初竟有高达 50% 的注册用户是沉默用户,网站的用户量和活跃度增长一度止步不前。CEO 杰夫·韦勒(Jeff Weiner)深知用户的数量与结成的关系网络深度直接决定了其价值的大小。为此,他带领团队进行了一连串 Growth Hacking 的试验,旨在提高每一个用户的潜在联系人数量,从而增强社区黏性,提高用户活跃度和用户增长速度。

他们首先调研了新注册用户愿意邀请的朋友数量,经过反复试验,最终确定了“4”这一魔法数字。当新注册用户到达“邀请好友”页面时,如果系统默认建议用户邀请的朋友数量少于 4 人,则他们很可能会轻易地忽略这一步骤;如果多于 4 人,则可能会让用户感到焦虑和麻烦;而不偏不倚刚好 4 人,能实现最大程度的邀请转化率。

LinkedIn 早期的邀请方式是向用户的好友发送邮件。最早的邮件文案客套生硬,毫无吸引力。直到他们将文案优化为——“我在浏览人脉网络时看到了你。让我们互加为好友吧,我将很乐意满足你的请求,并提供后续可能的帮助。这将有助于我们组建更强大的人脉网络。”这一简洁有力的叙述,阐明了邀请信发出的原因、希望对方做的事情,特别是给对方带来的潜在价值。这些努力带来了数量可观(但增长缓慢的)病毒传播。

遗憾的是 LinkedIn 也发现,在通过邮件邀请带来的用户里,仅有不到 25% 的人会继续主动添加更多联系人,大部分人注册进来之后只原封不动地保持着与他们各自邀请者的好友关系,很难再增加新的联系人。

如何才能方便高效地让用户不断更新自己的联系人列表,从而持续保证平台上的活跃度呢?他们发起了新的尝试——允许用户导入自己邮箱通讯录里的联系人(这一策略在今天看来再平常不过,但在 2004 年却是一项创新之举)。

当时通过输入第三方在线邮箱服务的账号密码来导入联系人有一定的难度,用户并没有这样的操作习惯,而且实际上可导入的联系人也并不多。为了解决这一问题, LinkedIn 专门开发了适用于本地邮件收发软件 Outlook 的插件,用户下载安装后,将可帮助他们自动导入存储在本地的通讯录联系人。这一举动促使 7% 的新用户上传了他们的通讯录,也让邀请朋友加入的比率骤升了 30%。

Continue reading “职场社交巨头 LinkedIn 的用户激活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