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互联网'

摆摆书架 Bookfor.us

有一种价值只在流动中产生,货币如此,久置的书籍亦如此。有一种挚爱只在放手后获得,所以,爱她就代我照顾好她。

摆摆书架,这是 @Lightory 和 @Plidezus 二人最近终于折腾上线的项目,前后耗时一年。自夏天在魔都某咖啡店评审完设计原型之后,又是几易其稿,最终成型(干脆叫“拜拜暑假”得了)。

比起束之高阁、转手送人、二手倒卖、论斤称量,我更愿意将合适的书交到下一个合适的主人手中。没准你能解读到我未曾发觉的内涵,挖掘出作者语焉不详的深意,或是质疑书中观点而自成一派,甚至用你渊博的学识严密的论证精辟的阐释犀利的吐槽将作者驳得体无完肤——如果能留下一篇书评,最好不过。

Continue reading ‘摆摆书架 Bookfor.us’

《上班这点事 20100814:网络产品专员》

喜爱的节目+熟悉的行业+认识的选手……这期节目看点颇多,看完后我也笑破肚皮+获益匪浅。沈精兵你败在太把自己当成个咖了。其实最后一个环节如果能平心静气谦逊低调的话,这金饭碗你就捧走了对不。

其他三个选手都有硬伤:为人处世、专业背景、自我定位……但不可否认,精兵童鞋你在第一个环节彻底暴露了淫荡凶残的本性,看你把路上的MM吓得。

Continue reading ‘《上班这点事 20100814:网络产品专员》’

我的互联网生涯(上)

# 今天在创新院偶然结识了正在摆弄 iPad 开发的 @tinyfool 大牛。看到他在 Blog 上记述从最初接触电脑一路走向牛人的成长史,也触发了我回顾与总结自己一步步走上 IT 不归路历程的想法。与他不同,我只是个半只脚刚踏入挨踢之门的菜鸟,所以这个所谓的回顾,算是对自己近十年来折腾的一个交代。

我父亲是个业余电子发烧友,善于折腾各类电子设备,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个老Geek。

他的个人独立空间里摆满了各种我叫不上来名字的仪器,至今我还能回忆起名字的有一款叫示波器,屏幕效果类似电视里演的战斗机侦察雷达。他经常一个人关在独立空间里捣鼓,搞出一些电子怪音,现在想来,那声音很像星球大战里的R2D2。

正是在这样的父亲的影响和惠泽下,小学低年级阶段,我便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主机——任天堂红白机(这个名字若干年后成为了怀旧经典和收藏热门)。

最早接触的游戏是俄罗斯方块和坦克大战,后来逐渐高端,也往里扔了不少钱买游戏卡。当时一盒“低卡”三四十元,“高卡”则要上百元,折算下来,当年那一手魂斗罗马里奥一命通关的技术,也是烧钱烧出来的。

某次期末考试,父母承诺我,如果考到第一,可以奖励一盒百元价位的游戏卡。于是我顺利达成条件。在逛卡店时,我的注意力被旁边的学习机吸引。最后的结果是,父母把这台220元的学习机抬回了家,而我,得意地笑。

学习机美其名曰学习机,最终还是沦落为了高档游戏机。大部分时间依旧跑着马力欧魂斗罗,偶尔练一下五笔字型、照着说明书机械地录入一些 Basic 指令看效果。

这项投资最终的收益是,我熟悉了标准键盘的布局。除此之外,别无它用。

Continue reading ‘我的互联网生涯(上)’

互联网阅读学习经验

前两天在GTalk上接受国内某互联网公司在线面试,谈到个人关注点广泛,如何实现钻研深度的问题。我承认自己是个兴趣广泛的人,GR里订阅了各类内容,也因此深感信息过载,不堪重负。结合当时回答的内容,和事后的思考,谈谈我对互联网阅读学习的理解。

1、互联网是座大金矿,容量丰富,但不同信息源的内容质量参差不齐,需善于甄别。如果将信息源和接受者表示为两个向量,那么信息最终产生的价值就是这两个向量的乘积。既要找对方向(专业、可靠的信息源),又要确保数量(有效内容的总量、密度),才能实现最终乘积的最大化。

2、国内互联网娱乐化倾向严重,SNS中广为分享的绝大部分内容注重的是单纯的感官刺激,而非信息价值的输出。流连在此类网站,很难吸收任何营养。即便是内容挖掘类网站中由网民“公投”出的内容,也以快餐、功利、趣味和性内容居多。因此,我认为通过(非垂直的)社会化网站进行学习基本不靠谱,更多的时间还是应当花在专门的主题网站,进行有系统、有侧重的阅读。

Continue reading ‘互联网阅读学习经验’

2009年全球互联网数据统计

瑞典IT服务公司Pingdom综合多家互联网研究和统计机构的资料汇总出了2009年全球互联网的各类数据。(转载来源:阿里巴巴集团研究中心

电子邮件:

2009年全球电子邮件发送量:90万亿
电子邮件日均发送量:2470亿
全球电子邮件用户总量:14亿
全年新增电子邮件用户:1亿
垃圾邮件比例:81%
垃圾邮件年末峰值比例:92%
垃圾邮件同比增幅:24%
垃圾邮件日均发送量(按照81%计算):2000亿

网站:

全球网站总量(截至2009年12月):2.34亿
2009年新增网站总量:4700万

网络服务器:

Apache网站全年增幅:13.9%
IIS网站全年增幅:-22.1%
谷歌GFE网站全年增幅:35%
Nginx网站全年增幅:384.4%
Lighttpd网站全年增幅:-72.4%

Continue reading ‘2009年全球互联网数据统计’

信息不对称

信息传递

听闻 Google 将与其他公司合作发射卫星,以帮助赤道两侧南北纬5度范围内计算机用户通过接收装置实现无线上网,继而逐步扩大范围直至覆盖更广地区。

我并不惊愕。Google 始终就是这样一家实力雄厚、富于创造且不按常理出牌的公司。用户缺少上网条件,那 Google 就是创造条件也要让你上,让你心甘情愿地转投 Chrome OS。相比之下,国内某些领导的思维方式就相形见绌了:没有困难,千方百计创造困难也要阻止你上。这么做的严重后果是直接把 Web2.0 降级成 Web0.2 。

我查看地图,赤道两侧南北纬5度范围内,主要是非洲中部、东南亚、太平洋群岛以及南美部分地区,信息化程度较之其他区域均稍显滞后,有的甚至停留在尚未开化的蒙昧阶段(就网论网)。Google 此举,将为信息闭塞地区人民带来比特,也带来希望

昔有郑和七下西洋,为的是宣扬国威(或有其他,此处不讨论),捎带手搞搞互通有无,这就算为促进当时对外贸易和全球经济发展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了。这贡献体现在物质层面,在物质匮乏技术落后的时代,俨然把握住了时代主题。而今 Google  发射卫星,目标是铺设全球一体同步的信息接收环境,在未来使“任何人都能随时随地获得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任何知识”。这一宏伟构想属于信息时代,解决的是通讯发展和信息爆炸所催生和放大的难题——数字鸿沟,或者说信息不对称。

Continue reading ‘信息不对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