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2015'

我的 2015 年,不算总结的总结

有一件事令我感到沮丧:我发现自己对文字的欲望正在消亡。

在此之前,每逢年末,我都能洋洋洒洒地挥就一篇自我总结,悉数得失,笑侃成败(比如文末原文链接那篇 2013 年的总结)。而今年,我一度甚至连提笔的兴趣都没有。要不是惯性使然,恐怕今天这篇也就一闪念停更。

造成这局面的大概有几点原因:第一,写书这件事掏空了我;第二,我已无需向外界证明我很能写;第三,文字只是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副产品,而我早已找到了认识和改造世界性价比更高的方式。

至于写书本身,原本也只是我人生 todo list 上的一件 nice to have 的项目,预期仅限付梓上市,能卖出几本根本无所谓。谁曾想第一次出手就成为畅销书,登上了豆瓣年度榜单。在带来可见和潜在收益的同时,最大的价值是为我验证了几件事:

1)当我完全掌握某件事物的控制权时,结果往往不会太差,这大概是因为不够完美的东西我根本就不会放出来;

2)当你并不在意某件事物的意义却受大众影响不得不去争取时,不妨干脆一股脑地喂给自己过量,直至彻底失去对这件事的兴趣,于是你就能确定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从而将生命中不值得留恋的东西排除在视野之外,把精力专注在真正重要的那些美好的领域;

3)活在当下,任何时候最大化地享受当时当地能够体验的生命历程。比如中学就应该翘课打架早恋罚站,大学就应当红尘作伴潇潇洒洒,很遗憾当年的我始终在父母老师既定的轨道上运转,许多年后发现在这片土地上自我实现的途径不止一种时再也回不去。人生有太多无法调头的追悔,我也不确定这辈子能不能再写出一本畅销书,所以尽管并不特别喜欢「站街来卖」,还是进行了非常多场签售、演讲、访谈、培训,总算知道是这其中究竟怎么玩的。没准这番经验在会成为 dots to be connected,至少在以后有人对你吹嘘时,你可以告诉他,screw you,这些都是我早就玩烂的。
Continue reading ‘我的 2015 年,不算总结的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