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招聘用人观

随着创业深入和公司发展,对人才选聘录用的理解日趋加深。周末梳理部分认知如下,仅供参考。

  • 我现在招创业团队早期员工看重的能力模型排序:诚实 > 自驱力/使命感/目标意识/野心 > 学习力(信息素养比重最高) > 职业度(执行力比重最高) > 经验。

  • 冲着创始人名气前来投奔的,慎选录用。优孟得时皆贵客,英雄见惯亦常人。社会舞台多有面具,always keep real 者寡。越是对大佬抱有幻想,人设崩塌带来的期望落空感越显著。(所以我并不会对读完《增长黑客》慕名而来的 candidate 网开一面,反倒会抛出几个书中问题,检测读完是否消化)

  • 英文好,大概率是综合素质高的相关性表现。在非母语国家、非科班出身者里,这意味着至少命中如下几条中的一条:1)智商高学习快,或起码努力;2)对同一种事物,能建立两套认知体系而并行不悖;3)日常有足够多使用场景,例如经常检索海外信息、阅读顶尖期刊杂志;4)家境优渥,能支持负担出国留学。这些任何一条都是加分项。

  • 听马云侃侃而谈「一家公司最重要的是使命、愿景、价值观」,作为员工,觉得所言皆虚,作为老板,不能认同更多。这三要素是绑定人才的必备条件,而足够高的薪资并不是。

  • 「Hire slow, fire fast.」简直至理名言。我曾经横跨四个月、当面接触三次最终吸纳的一位员工,整体素质理想。

  • 「最高的工资给最优秀的人才,最优秀的人才创造最大的价值。」这是我毕业进盛大时,陈天桥让我印象极深的一句用人准则。但千万不要把这句话理解成:只要给足够高的工资,任何人都能自动进化成匹配得上这份工资的人才。绝大多数人缺乏这份使命感和自驱力,因此也无法意识才不配位的潜在危机。

  • 善用兼职、实习生、管培生完成简单重复的机械劳动,这既是扎马步也是筛选器;把需要深度思考和创造力的事情留给正式员工(这些工作往往也更有成就感)。

  • 要懂得恩威并施。只惩罚不奖励,就难以持续突破业绩;只奖励不惩罚,就容易不断突破底线。

  • 招聘员工,其实就跟打炉石传说竞技场模式的组卡过程一样:同等费用(资历)下,挑选基础攻防(基本技能)和特殊能力(附加价值)最出挑的卡牌;不同费用下,要看基础攻防和特殊能力都落在上扬抛物线上的,也就是说,资历越老越考核复合增长率。

  • 优先招聘意识到如下这条的员工:公司付给你的薪资里,已经包含了让你在业余时间升级认知、提升技能、采购效率工具、增强行业交流的部分。

  • 审美是主观的,但绝对有高下之分,表面上是受周遭日常的潜移默化,深层次是受所处圈层的相互影响。尽量招审美水平一致者,既能保证沟通顺畅,又能创造舒服的办公环境。

  • 从基层员工晋升领导,是从小绵羊变成牧羊犬的进化,势必经过幡然醒悟和自我鞭策为「badass」「bitch」的过程。善政未必得民心,暴政大概率出业绩。这在历史上被反复证明。

分享一些我的抽象思维模型及方法论(一)

饱经风霜的长者,时常会劝解不谙世事的新人,喏,这个世界的真理前人已阐发过无数遍,其实就是这样简单。而新人们呢,非得几个跟头摔成长者,才能真正领会个中奥义,从而绵延传承,拿简单真理继续贻害下一代。

就连驰骋金界睥睨环宇的商业大亨如格雷厄姆、洛克菲勒,也会貌似谦逊地建议络绎而来的取经者:去读经典,去读死人流传下来的书吧!这个世界得以流传至今的,无不是被前人验证过的。它们并不复杂。它们始终如一。

这个世界最美妙的东西,根本形式上无不是简单的。数学公式,建筑结构,商业模型,生物机理,当然还包括苹果的产品。只有故弄玄虚妄图借信息不对等谋取不义之财之人,才渴望将浑水搅和得极复杂极难解。

现在微博微信上的职场鸡汤体,时常灌输新人们:职业生涯XX年内,必须形成自己分析判断的模型体系和做事的方法论。于是我尝试将一直以来经历和思考的复杂构件,抽象成简朴的不成熟的个人思考模型,并不断扩充案例库及突破模型的局限性,指导自己的工作,也对外输出价值观,贻害更多不善用独立思考的人。

一、人类社会一切活动所需的资源,根源自时间、空间或由上述二者生发出的第五维度的度量衡

任何事物的推进,所需要消耗的资源,不是凭空而来。石油天然气是重要的工业资源,依靠亿万年地壳变动和沉积反应,这是以时间为交换;船只往来海量吞吐的巨型港口形成象群效应,依靠吞吐量和仓储力,这是以空间为交换;你们班土豪打的上下课、调戏女同学、雇保姆请家教贿赂老师买通校长,最后高考一塌糊涂却去了美国最好的学校,这是拿他爹花费时间和空间赚来银子做的交换。

这里的“时间、空间或由上述二者生发出的第五维度的度量衡”,除了金钱,也有无穷种表现形式,可以是积分、是绩点、是卡路里、是HP、是小宇宙是查克拉是同步率是波动之杀意…似乎任何实体或填充人为定义的衡量任何领域的标准,都可以通过花费时间或空间来换得。

也有例外,比如埃及神话中自己生出自己的太阳神Ra。当然还有一些不切实际的转换,比如从硅基里蹦出碳基的美猴王,炼金界的亘古大忽悠贤者之石等。这些都不在我这模型的讨论范畴之列。

这个蛋疼的模型对现实生活工作有什么指导价值呢?以我所在的互联网圈为例,虚拟游戏是目前盈利能力公认最强的方向之一(一切产业归根到底都是娱乐业)。一个匠(sang)心(xin)独(bing)运(kuang)的策划,如何让玩家心甘情愿地沉浸在游戏中久久不能自拔,从而拉升游戏的活跃度和收入呢?

Continue reading “分享一些我的抽象思维模型及方法论(一)”